【SPH】難以給予的答案。

  「我喜歡你,小姚──是戀人的那種喜歡。」
  「不用現在給我答覆,我會等你的。」

  總是那麼溫柔地笑著,讓他有種備受呵護的幸福感。
  卻也因此感到恐懼、惶恐,不安。
  胸口,很痛很痛。

  「欸,阿月,小姚最近怪怪的耶。」夏日青趁著小小的空檔,蹭到好友身邊這麼說著。
  「是挺怪的……」水無月嘆氣,朝主角大喊:「小姚,走路要看路,你快撞上桌子了!」

  不過他的提醒顯然沒什麼用,下一秒就是只能眼睜睜看著顧客遭受潑灑的熱咖啡攻擊。

  「小姚,你還好吧?」「你是魂被勾走還是卡到陰了?」
  被店長『委婉要求』的水夏二人正坐在店外頭,為被副店長強制遣送的姚均豪心理諮商中。
  不過夏日青的直腸子讓水無月很想嘆氣。
  「子不語怪力亂神,小晴,妳會嚇到小姚。」水無月指了指緊繃到不行的姚均豪。
  「開個玩笑緩緩氣氛嘛!」夏日青吐吐舌,蹭到姚均豪身旁,「小姚,對不起啦──」
  「沒、沒關係的,學長、學姊,我知道你們是關心我……」姚均豪搖搖頭,勉強笑著。
  夏日青拍拍他的頭,「所以到底是怎麼啦?你最近真的很不對勁欸,老是在出錯。」
  姚均豪完全沒了笑,取而代之的是憂傷的表情,沉默不語。

  「笨蛋!妳說話就不能經過大腦、婉轉一點嗎?」水無月將夏日青拉到一旁,狠狠擰了一下。
  「哎喲、很痛耶!」夏日青揉揉手臂,一臉無辜,「我以為小姚一樣會笑笑的帕死過啊。」
  「妳這傢伙!」水無月不客氣的重重嘆了口氣,不想再理會不懂得看氣氛的損友。

  「那個……歡……我……」
  就在兩人在旁爭執的時候,姚均豪終於聲調微弱地開口。
  「噓、小晴閉嘴,小姚好像在說什麼。」「阿月別吵,小姚大聲點啦,聽不到──」
  水夏兩人則是同時制止對方。

  「我、我是說……那個、喜歡……」姚均豪斷斷續續地說出被告白的事,「我還不知道要怎麼回答……」
  「你就是在煩這個嗎?」夏日青一副被打敗了的樣子,「人家都說了會等你,就慢慢想嘛!」
  「可是我、我不能……我一定要盡快給答案才行……」姚均豪顫抖著,說到最後甚至險些落下淚。
  水無月一把捂住夏日青的嘴,關愛地摸摸姚均豪的頭,「是有什麼原因讓你這麼急嗎?」
  「焉娘姊姊對我很好很好,可是我……」姚均豪掩著面,語帶哽咽,「可是我好怕……」
  「我也好喜歡好喜歡爸爸媽媽,他們也說會等我,我還來不及跟他們說,下次見面卻是在喪禮上!」
  「我不知道對焉娘姊姊的喜歡是不是也是戀人的喜歡,可是我不能讓焉娘姊姊等呀!」
  「不能讓焉娘姊姊等……我好怕焉娘姊姊也和爸爸媽媽一樣,我不想再次失去任何人!」

  「所以你就逼迫自己,一定要釐清嗎?」
  水無月疼惜地抱住幾乎崩潰的姚均豪。
  「你是個乖孩子,小姚,但是你這樣會讓愛你的人更心疼的。」
  「就是說啊,沒有人會怪你的。」夏日青也跟著抱住,並蹭了蹭姚均豪,「小姚的爸爸媽媽也沒有怪小姚吧?他們現在在天上,看到這麼為人著想的小姚,一定也很驕傲的。」
  「小晴說得對,而且現在你還有我們幫你呀。」水無月笑道:「小姚,我問你幾個問題吧。」
  姚均豪疑惑地抬頭,讓夏日青順勢為他拭去淚水。

  「你喜歡我和小晴嗎?」姚均豪點點頭。
  「你喜歡貓咪老闆嗎?」姚均豪再點頭。
  「如果我或小晴說喜歡你,你也會這樣害怕嗎?」姚均豪立刻搖搖頭。
  「那如果是貓咪老闆或那個誰──呃、阿初哥哥呢?」姚均豪想了下,先是點點頭、然後又搖頭。
  「為什麼我們就馬上搖頭?」水無月笑問。
  「因為……學長和學姐都有喜歡的人,所以對我不是戀人的喜歡。」
  「那貓咪老闆和阿初哥哥呢?他們和焉娘姊姊一樣嗎?」夏日青追問。
  姚均豪沉思許久,「阿初哥哥喜歡軍人先生也不算,貓咪老闆……是家人的喜歡吧?」
  「其實小姚自己都很清楚呀──」夏日青伸出食指晃了晃,「小姚只是不敢面對而已!」
  「別急,最後一個問題。」水無月鄭重地說道:「小姚,你要仔細想過再回答我。」
  「咦……好、好的。」
  「假設焉娘姊姊不是說喜歡你,而是說喜歡上別人呢?」

  「小姚,那些先別忙了,陪我出去買晚餐要用的食材吧?」
  「天冷了,小姚多穿點……唉呀、我忘記戴手套了,那我們手牽手吧!」
  「不用擔心阿初,倒是小姚要好好照顧自己,不然我會心疼的。」
  「媽媽,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,那個人是──」


  如果焉娘姊姊……喜歡上別人的話……
  就再也不能常常和焉娘姊姊手牽手,一起去買東西了嗎?
  焉娘姊姊的關心,也會全給另一個人,對吧?
  另一個……比自己要好上很多很多倍的人……

  「真的是那樣就太好了,我希望焉娘姊姊幸福……像我這種什麼都做不好的人……」
  「那你又為什麼哭泣呢?認真回答我,你是真的這麼覺得嗎?」
  「我……我覺得……好痛……」

  一想到焉娘姊姊和別人在一起,一想到焉娘姊姊對別人笑,一想到焉娘姊姊不在自己身邊──

  「這樣我會……沒辦法再像以前一樣,在大家、在焉娘姊姊面前假裝自己很幸福呀……」




  「看來終於想開了呢。」看著哽咽地讓阿殺領回去的姚均豪,水無月長噓口氣。
  「是啊……話說回來了,阿月。」夏日青戲謔地笑著:「怎麼你自己就不能想通呢?」
  「那妳呢?」不是不知道她指的是雷蒙德,所以他只是惡劣地笑著反問。
  「說好不提的。」一想到于楓,她頓時有些頭痛。
  「彼此彼此。」水無月哼了聲,將夏日青推入店內,「任務完成,該回報的回報該工作的工作了!」
  「遵──命──長官!」夏日青俏皮答應。

  她同時也在心底悄悄嘆息。
  什麼時候,他們四人之間也能釐清?
  更希望小姚他……從此能夠真正幸福地笑著。

  「那孩子苦夠了,一定會幸福的。」水無月淡淡地說著。
  「說得也是,讓人幸福的天使怎麼能夠不幸福?」夏日青漾開笑顏。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sidetitle這個傢伙sidetitle

沁寒冰/Malamilje

Author:沁寒冰/Malamilje

sidetitle按圖索驥sidetitle
sidetitle孤勾好幫手sidetitle
sidetitle最近的事sidetitle
sidetitle最近的話sidetitle
sidetitle互通有無sidetitle
sidetitle加為部落格好友sidetitle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